楠Bear

《紙短情長》
實名羨慕這樣的愛情。

[德云全员]如果遂了您的愿

love and peace!


白交皎:



-沙雕脑洞


-让我们来想一想,没有您角儿们身边的人,没有他们周围深交多年的朋友,他们会是什么样的。




————




       你是在阴差阳错间看到他的表演的。






       遇到他时,他或许正捏着柄扇子,在话筒后唱着如今你可以倒背如流的曲子;或许手在礼物堆儿的空当处轻轻撑着桌面,时不时语出惊人;或许在台上打着干脆利落的快板儿,一下一下清脆得撞进你心里。


 


        他们在台上侃侃而谈的样子让你如痴如醉,你甚至觉得那将你之前不屑一顾的相声都增色了几分。如果你能再看仔细些,你可以发现他们的眼里都有些微的微光。




       那是他们对相声这行业的热爱。






       没多久你发现,你爱的只是那一个人,看他周围的人都觉得碍眼。甚至把他们哏里的所谓“勾心斗角”当了真,觉得人人都对你的心上人抱有恶意。




       你忍不住想:如果他没有这些累赘和蹭粉的队友们该多好呀。




       如果,没有这些“心怀不轨”的人,他们会是什么样呢?






——






       有人只好再把辛酸苦泪往肚里吞,独自一人奔走在综艺、剧场、商演间。或者是冷着脸和搭档讲着相声,闲暇时光也和师兄弟们保持着距离。无人与他一起共享荣耀,更无人与他一起承担苦痛化解他台上的一时失误。




       他在台上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将哏信手拈来的模样,偶尔也会回应你的插科打诨。返场的时候唱些你喜欢听的流行歌串烧,或是同你话话家常。




       就连微博也只会发些宠粉的内容。




       真好。你说。




       也有人坐进了三尺木桌后,持一枚惊堂木讲起评书,妙语连珠引人入胜。将一话讲完,你想听听他再讲点别的。他一掀大褂不急不慢收拾着桌子,如往常一样幽默回应你的问题。




       只偶尔再冒出一句逗人发笑的话。




       真好。你说。




       大封箱的时候,他们岔开了顺序登场,配合着讲完相声后又迅速分开,没有打打闹闹没有多余的小话。甚至结尾的时候面对你的呼声也没有一些扭扭捏捏拉拉扯扯。




       一人唱完,一人下台。




       真好。你说。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


 


你见你角儿多妩媚,可你角儿见你不这样。


不要自以为是觉得你看得比角儿们还明白。


他们对相声的热爱远超乎你有限的想象。


  


德云社是一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。


你不跳我不闹,云鹤九霄随你挑。


love&peace.

考古歡樂喜劇人打卡~

【阎鹤祥 张鹤伦】崔老夫人和西门庆的风花雪月
一个脑洞
两个被搞混的人₍⁽˚⑅̆˚⁾

谁家公子这么好看
激情落泪

从我自己来说,我希望“一哥”千万别是郭奇林,因为我已经抢先注册的“德云一嫂”的商标,我等着别的捧哏来找我谈价钱。



【祥林女孩为爱哭泣,阎老师超棒呜呜呜期待明天西安的师徒父子寡妇不再失业】

我什麼時候能改了看相聲愛截圖這個毛病……

整理相冊 師徒父子果然是心頭好
怎麼說呢新一年希望閻老師少寡婦失業一點吧😂😂😂
(成都場您嘴瓢的十八摸還沒翻包袱吶!
二位精盡業務我努力xiao習
得嘞

一如少年模樣
先生安好。